有个星二代容易吗?拉夫三世害怕外卡太多宠坏儿子

有个星二代容易吗?拉夫三世害怕外卡太多宠坏儿子

  北京时间1月17日,拉夫三世本周前往亚洲参加新加坡公开赛,同样他的儿子也会去。

  自18个月之前,儿子朱尔转为职业球员以来,这是拉夫三世与拉夫四世第14次出战同一场赛事。这还没有包括PNC父子挑战赛。上个月两人搭档以创纪录杆数赢得那一比赛。同样这里也没有计算艾林山举行的2017年美国公开赛。那一次朱尔通过选拔赛第一次打上大满贯,父亲为他背球包。

  新加坡不会是他们一起打的最后一场赛事。

  朱尔的成功来得很慢,可是机会却不是。

  远在朱尔青少年时期打出65杆,第一次击败父亲之前,眼尖的人已经觉得应该给他外卡了。好吧,甚至在朱尔还是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,父亲乘着妈妈没有注意,在商店的走廊中滚橡皮球,让他打的时候已经有人这样觉得了。

  如果他的姓氏是史密斯会怎样?

  可以肯定会很不一样。

  “如果他是张三、李四,他必须靠自己,”54岁拉夫三世在索尼公开赛获得并列第七之后说,“他不会得到一个名额,可是现在他有了机会……你知道吗,他努力过头了。”

  作为著名高尔夫球手的孩子,星二代的压力总是来自外界。除了老汤姆-莫里斯和小汤姆-莫里斯——父子俩都在只有英国公开赛这样一场锦标赛的时候各赢了4届——父子皆成功的例子并不多。

  拉夫三世很敏感儿子也许会面对猛烈的批评,因为他获得的外卡多过其他努力获得资格的同龄人。其实他本人并没有为儿子游说过外卡。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赛事主办方主动提出来邀请他的儿子。

  新加坡便是这样一个例子。拉夫三世这个星期通常会参加大岛举行的冠军巡回赛揭幕战。新加坡公开赛充满吸引力的地方在于,他收到的出场费也许比他呆在夏威夷赚到的奖金要多。另外他的太太从没有去过新加坡,也想去,接着,赛事还询问了朱尔的情况。

  “他们说如果朱尔没有通过资格学校,也会给他一个名额,”拉夫三世说,“可我宁愿他在巴哈马。”

  巴哈马是韦伯网巡回赛新赛季前两站比赛的举办地点。

  朱尔去年秋天没有通过韦伯网巡回赛资格考试第一关。一个月之后,他在海岛举行的美巡赛第三轮打出64杆,非常有机会进入前十位,可惜他在后九洞滑落下来。

  天赋是存在的。同样存在孤注一掷的诱惑。

  拉夫三世其实很纠结,他希望引领儿子走正确的方向,然而也想让他自己去搞明白。

  他喜欢两人同打一场比赛。他不会天真得不知道父子一道参赛会吸引巨大的关注,特别的,爸爸是美国PGA锦标赛前冠军,两届莱德杯队长,高尔夫名人堂成员。而关注正是赛事所渴求的。

  可是他宁愿见到儿子白手起家,在没有那么大的巡回赛上打完整赛程,找到比赛的节奏。

  “他需要到适合他水平的巡回赛中比赛,”拉夫三世说,“他不需要上一个台阶。他需要在资格学校之中自己去打拼。这没有什么错。成千上万的孩子都是那样做的。”

  可成千上万的孩子不是拉夫三世的儿子。美巡赛的外卡很难拒绝。更何况那只需要一个星期。

  “我希望他能拿到别的巡回赛的外卡,到那里去打比赛,”拉夫三世说,“他受到诱惑。他打了强鹿精英赛,巴尔巴索锦标赛,那搞乱了他的整个夏季。他可以得到外卡去打欧洲的挑战巡回赛。他们喜欢那样的孩子。他可以打许多赛事。可是他却一股劲地想赢巴尔巴索锦标赛,或者打入前十名,从而获得下个星期赛事的资格。”

  当拉夫三世出道的时候是困难的,甚至因为父亲小戴维斯-拉夫的关系——他是一位广受尊敬的高尔夫教练——他在高尔夫圈子之中已经出名了。拉夫三世在北卡罗来纳上学的时候只获得过一张外卡:亚特兰大精英赛。他读完大三之后转为职业球员,第一次打资格学校就通过了。

  “那个时候是容易的,”拉夫三世说。

  那个时候,拉夫三世已经非常优秀,非常坚决,不过与此同时,那个时代的高尔夫球坛,优秀选手也没有今天这么多。

  作为一个父亲,他迫切希望儿子能发挥出自己的潜能。可是朱尔应该走什么道路,他不想指手画脚。到最后,高尔夫运动本身会决定什么是正确道路。

  “我看到了一些我不认同的事情,我可以告诉他我想要什么。可是他需要自己去搞明白,”拉夫三世说,“有一年在RSM精英赛上,我们家庭内部就他在赛事中做的事情产生了争执。他妈妈说:‘你爸爸绝不会那样做。’我说:‘瞧,你不必担心。美巡赛会管束的。’

  “她说:‘什么,他们有规则来约束吗?’我说:‘不,他们有杆数来约束。’”

  (小风)

推荐阅读

阅读排行榜

体育视频

精彩图集

秒拍精选

新浪扶翼